沉澱了許久才有辦法寫這篇(其實是拖延症發作)

34738665812_a70dbcdd21_b.jpg

植劇場繼推出恐怖的《天黑請閉眼》、搞笑愛情喜劇《戀愛沙塵暴》等迷你劇集後,

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雖身為荒謬喜劇(導演是這麼定義的),卻涉及家庭價值、性別認同、外籍移工、政治黑幕、寬鬆世代、「魯蛇」等等廣泛的議題,每個層面都有淺淺地帶到,卻又不是為情節而情節的隔靴搔癢。

除此之外也呈現出濃濃的台灣鄉土味,道地卻不俗氣。

愈來愈喜歡植劇場和瞿導了,一百顆愛心♥♥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防雷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先來談談「魯蛇」吧。

劇中的每個男性角色都是人生中的魯蛇,一把年紀了卻幼稚得要命

主角花甲從小就念不好書,沒交過女朋友,什麼都不太會,對人生也沒什麼理想,跟爸爸一樣被家裡的所有人瞧不起。

花明年紀輕輕就當小爸爸,沒有工作,成天跟在父親後面做跟屁蟲,其實只是想得到父親的關愛。

花亮品學兼優,有美嬌娘又有人人稱羨的工作,卻禁不住美色和金錢誘惑,重重摔了一跤,模範生的壓力誰人懂。

老一輩的四兄弟更不用說,會為了祖產大打出手的大概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 

若非阿嬤過世一事將這群人重新聚在一起,大概這些人一輩子都看不見自己人生的盲點,繼續過著扭曲荒誕的生活。

我尤其喜歡花亮和姿萱在新房裡吵架時說的那句「我要的只是你的愛,不是他X的什麼面子!」

螢幕截圖 2017-07-23 20.41.27.png

世界上所有的魯蛇都是別人定義的,沒有人喜歡被瞧不起

當所有的愛牽扯到面子時就變得複雜,我們只好把自己藏得很裡面很裡面,才能安身立命。

其實最奢侈,也最唾手可得的資產是快樂,只要你對得起自己,當一隻快樂的魯蛇有什麼不好?

/

瞿友寧最為人知的作品應當是2011年的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,

在花甲劇中也復刻瞿式風格的想像鏡頭,從花甲的無厘頭幻想、回憶過去的場景、到阿瑋在祖厝被花甲圍繞的甜蜜幻覺

不禁有種既視感(笑)

來源娛樂重擊.jpg

(圖片來源:娛樂重擊)

《花》劇中最讓我深刻,應該也是台灣比較少人關注的議題:外籍移民/移工,被瞿導用很溫柔的方式呈現。

 

阿春在家庭裡只是個不起眼的外籍幫傭角色,但阿嬤醒來時第一個想到的人不是兒女,是朝夕相處的阿春。

20370713_1416467458430283_776297751_n.jpg

阿嬤病倒時,最用心照顧的是她;阿嬤過世後,只有她記得阿嬤平時喜歡去哪裡晃晃,心裡最掛記的又是什麼。

面對家庭裡為了祖產鬩牆的老男孩們,她怕阿嬤心情不好,冒著丟飯碗的危險把三弟(康康飾)臭罵了一頓,

有溫柔有強悍有霸氣,而且還是用超級流利的台語,帥!

 

台灣開放引進外籍移工已經22年,如今突破60萬人,卻鮮少有人重視此議題。

為什麼外籍移工會遭到輕視,甚至不人道的對待?

種族/國族歧視時常與經濟階級綁在一起,大多數的歧視都來自經濟面,而非文化面的歧視。

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對職業的不尊重,不論任何職業任何薪水,都必須有尊嚴地被對待。

因為社會普遍對「幫傭」這項職業有鄙視之情,因此本地社會(台灣)沒有人願意做,因此只好引進外籍移工(東南亞移民)來填補空缺,

久而久之就形成了「幫傭=沒尊嚴=窮=外籍移工=被輕視」的現象。

不禁讓我想起19世紀時英國上流社會家族的管家,做的是差不多的工作(但可能是多人分擔),卻有良好傳統、備受尊敬。

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職業該被視為魯蛇,外籍移工更不該成為箭靶,人家只是幫你收拾自己懶得擦的爛屁股而已。

/

最後放一張魯蛇硬起來跟爸爸吵架的截圖,超愛這段

來源CTE.jpg

(圖片來源:CTE)

花甲雖然是大家眼裡的魯蛇,一旦遇到在意的事,就會硬起來和對方釘孤支,

警局裡那段他為了爸爸和有錢人大小聲也很猛XDD

/

終於在出國前完成這篇,姊要心無罣礙的去放假囉~~~~~~~~~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si_tsi_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